永州市委市政府新闻门户网站 手机版 APP客户端下载 报料:0746-8358676 招商:0746-8333360 投稿:yz8358676@126.com 设主页 加收藏 RSS

如橼巨笔巧织云

访《蔚蓝天空上十八朵云彩》策划者田人和撰稿人凌鹰

[来源:中国永州新闻网] [编辑:王洁] [校对:王洁] [点击:0]
时间:2013-02-06 10:52:20 标签: 我来评论(0) 分享到永州微博 阅读更多

如橼巨笔巧织云
——访《蔚蓝天空上十八朵云彩》策划者田人和撰稿人凌鹰
\
永州日报非遗版面
\
《蔚蓝天空上十八朵云彩》封面
【人物简介】
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诗选刊》等众多文学期刊发表了诸多诗歌作品和评论。著有诗集《虚饰》、《三十年后·大湾村》。现为永州市作协副主席,永州日报副刊部《品读永州》专版主编。
凌鹰,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在全国诸多报刊等发表散文、随笔300余篇。有散文在《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中华文学选刊》、《青年文摘》等选刊选载,并入选《2003文学中国》、《2006散文年度选》、《2010中国散文年选》、《21世纪中国经典散文》等权威选本。著有散文集《巨轮的远影》、《放牧流水》。现为永州市作协副主席,永州市群众艺术馆《永州文学》杂志执行主编。
 
中瑜:请问田人兄,报社领导和你是怎么想到策划《品读永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篇》这个选题的?而且你们报社又怎么想到要请凌鹰兄用他的如橼巨笔来撰稿的?
田人:谢谢中瑜兄。永州日报社社长刘波在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关于永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专著《蔚蓝天空上十八朵云彩》一书的后记中说了,“市委书记张硕辅提出在全市开展‘品读永州’文化活动是我们策划宣传永州非物质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契机”,这个工作,刘波本人、总编欧显庭都非常重视,确定了副总编万跃飞、专题部主任李军平负责实施,所有《永州日报》的领导对这项工作都倾心关注。很高的要求对于改变工作和生活的面貌是重要的。众所周知,永州是一个文化底蕴十分丰厚的地方,《永州日报》曾对此做过很多报道。副省长、市委书记张硕辅提出在全市开展“品读永州”文化活动后,报社领导要求要把这项活动“往独特、鲜活与深度方面开掘”,让关注永州的人通过《永州日报》看到它的“生动、丰富与精彩”。这样的要求是很高的要求。我只得在头脑里再翻阅一遍这些年永州内外媒体对永州文化的梳理。觉得,他们付出了很大的心力,但又觉得这些梳理不太关注那些不为人知的东西。而在我看来,一个地域的文明并不都是一些尽人皆知的事件,正如刘波社长所说,它应是众多的细节绘就的,每一个细节都精彩绝伦。这个思考使我想到了凌鹰。凌鹰是一位很优秀的散文作家,他善于捕捉那些描绘起来有点困难的细节,又正好被市领导通过人才引进机制调入了市群艺馆,我觉得由他来完成这项工作是合适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中瑜:请问凌鹰兄,你觉得报社这样的策划有什么深远意义?我们应该怎样来发掘并保护好这些非遗?
凌鹰:我觉得这个策划具有双重意义。第一,作为市委机关报,能够用那么多的版面,那么多的篇幅来推介永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这是《永州日报》的领导们的一种文化敏锐力,更是一种新闻创造力。据我所知,像这样来用整版连续推介非遗项目,《永州日报》应该是全省市级党报甚至全国市级党报第一家,是全省甚至全国的一个先例。第二,这样的策划,对宣传永州地域文化,能起到一种更主观更直接更具体更系统的推介作用。这是我们永州市最大的精神财富和文化宝库,因此,面对具有如此深厚的文化价值、教育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永州非遗,我们永州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去了解、认识和保护我们这笔丰厚的文化财富。特别是青少年,更应该树立这种对非遗的认知意识和保护意识。我觉得,在永州的中小学,都很有必要向学生们倡导非遗文化知识或基本常识,让孩子们从小就树立一种对非遗文化的保护意识。
中瑜:田人兄,你的观点呢?
田人:我赞同凌鹰的看法。
中瑜:凌鹰兄,你接到撰稿任务时有什么感想?你在市群众艺术馆工作两年多了,请问你对非遗的接触多吗?
凌鹰:这其实是我多年的一个心愿,作为永州本土作家,我一直就很想写一写永州本土的文化,特别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惊世瑰宝。所以,在接到田人的电话要我来写这个非遗系列的时候,我并没想到过其中的压力,我近乎豪爽的就把这个活接了下来,尽管我在市群艺馆工作期间并没直接接触非遗工作,但我对这些项目却一直心怀一种出于一个作家本能的文化情怀。
中瑜:田人兄,你怎么评价你们的合作?感觉满意吗?
田人:借用著名民俗学专家、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评审委员会委员龙海清先生所说的一句话,凌鹰“不是简单地抄录现成的资料,而是以‘在场’的感受,通过散文的体裁、文学的语言、精心的谋篇布局,将每一项遗产的历史渊源、流传地域、基本内容、价值特征、传承状况,巧妙地融为一体,生动地展示和阐释了本地文化事象的面貌与内涵。这样,既给人以丰富的知识,又为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在体例结构上,于每一篇作品的篇首,又冠以诗人的点评。这些点评,适时地发挥了诗人的长处,把每一篇导读,写成了耐人寻味和令人启迪的散文诗。这种珠联璧合的做法,给人以独树一帜的新颖之感。”这个评价很高,但是我做得还不够。这个选题的完成凌鹰起到了最重要的作用,我要真心感谢他。凌鹰是一位很勤奋的作家,我有时候又批评他勤奋,因为勤奋对于脆弱的生命是致命的。我衷心祝愿凌鹰创作丰收、健康长寿。我也希望凌鹰多给《永州日报》副刊写稿。在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一个人,他就是市群艺馆馆长胡新元,他对这个系列的策划实施和结集出版都做到了全力支持。
中瑜:凌鹰兄,你认为呢?
凌鹰:田人是我最好的搭档,他在我每篇作品的点评中,都能够用他诗人那独有的想象力捕捉到我作品中的意象和内核。我对我们的合作感到满意,也对报社的领导表示感谢。
中瑜:我通读了全书,感觉到结构新颖,手法巧妙,处处彰显出大气与厚重,让人既能找到阅读的审美愉悦又能触动内心的文化情怀。请问凌鹰兄,你是怎么将每一项非遗的历史渊源、流传地域、基本内容、价值特征和传承状况巧妙融合在一起的?这与你以前的散文创作有什么不同?请你谈一下你在非遗创作中的个人感受。
凌鹰:我前面就说过了,我对非遗文化早就情有独钟,一直就想将这些文化用散文的文本抒写出来。可是,真正进入创作中的时候,我才知道,虽然在市群众艺术馆工作这两年也接触了一些非遗工作,也了解了一些基本常识,但真正要将每个非遗项目中多达几万字的史料、脉络、数据、科目、人名以及传承现状等等繁杂的资料转换成文学作品来解读非遗,那是绝对不可能靠资料的剪辑组合能写好的,这样只能是资料的浓缩和复制。我必须要在反复细读了资料之后,再完全以文学的思维去重新构思抒写。而且,还必须要在彰显文学的阅读审美内涵的前提下,保留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必不可少的诸多元素,否则就是对非遗的一种误读。
中瑜:田人兄,你不愧是个诗人,连点评都写得很有诗意。请问,你在写点评时是怎么寻找到凌鹰兄所书写的非遗系列散文那些共同点的?
田人:我在《要有一种诗性的引导》一文中说过,我对这个选题有一个要求:就是要用文学的方式来解决史的问题,做到把史写虚,把虚写实,在做到尊重真实的前提下绝对地追求文字的文学性、生动性与可读性。在编辑凌鹰写的这些稿件时,我就想到了以每篇配“读稿人语”的形式刊发,这是因为我觉得凌鹰写的这每一篇稿件都应是一处美景,必需一位导游来领读者完成这整段的游历。为此我要求自己在写“读稿人语”时,要把一种思想和诗性装进“读稿人语”中,做到使读者不觉着疲惫而心生愉悦。做到这一点很困难,我有时候为了写这三五百字的“读稿人语”,竟要思考一天多时间。
中瑜:凌鹰兄,在我们永州现有的五个国家级非遗中,有两项是与你的家乡祁阳有关的,它们分别是祁剧和祁阳小调,这对你来说是不是感到特别的荣幸?我发现你在写这两篇时似乎特别用心,你觉得我的这种判断对吗?
凌鹰:我承认我在写这两篇散文的时候,写得更加顺手也更有激情。这不仅仅因为它们都是从祁阳绽放的两朵民间艺术花朵,更因为我从小就接触过祁剧和祁阳小调,它们就像我曾经穿过的两件贴身棉布衣裳一样,让我有一种特殊的怀旧情结和来自肉身与内心的温情。其实在写这两篇非遗散文之前,我就写过一组散文《民间花朵》,其中就写到了祁剧和小调,而且都分别在《湖南日报》副刊和《四川文学》、《散文百家》、《美文》、《芒种》四家杂志发表过。
中瑜:田人兄,如果具体到每一篇,你怎么评价《祁剧》和《祁阳小调》?你对《祁阳小调》的点评最长,为什么?
田人:《祁剧》和《祁阳小调》都写得很生动,我欣赏凌鹰对祁剧和祁阳小调的无与伦比的叙述和想象。我虽是冷水滩人,但我离发源了祁剧和祁阳小调的祁阳很近,我甚至讲话都是祁阳口音,如果从语言和生活的习俗来讲,我更接近着祁阳,我的年少的时光也基本由祁剧和祁阳小调滋养的,那祁剧的脸谱和唱腔,那手拿蝶儿敲起来的身姿,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心灵,它们离我的生命太近了,近得像我生命里的父母亲。
中瑜:田人兄,不少读者都说,你主编的“品读永州”专版很有影响力,值得期待。请问凌鹰兄的非遗系列发完之后,你接下来将推出什么系列?
田人:我当然很感谢读者们的这些褒扬,这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的鞭策,更是对《永州日报》这个团队所做出的努力的肯定。长期以来,人们对报纸副刊发表的文艺作品所起的作用并不太重视,这是认识的误区。正像一切文艺作品一样,报纸副刊上的文艺作品也是现实生活中人们不可或缺的精神养分,它所担负的,同样是丰富人们有品位生活的使命,是健康、愉悦的精神之佛。为此,我们在《永州日报》副刊开设了“艺术长廊”栏目,因为在我看来,当代,艺术已不只是封闭院落里向往生长的微弱眼神、不只是阳光落在衰草上的斑点、不只是风中绽放的花、不只是夜空里的星光;艺术也是我们在旅途中的一方春色,是可以奔跑的草原,是屋顶上空的一抹瓦蓝,是生命中释出的隐秘。而艺术家则要深陷现实的困境,才有可能去创造剥开这个时代全部浑浊的艺术,这些艺术,即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找寻的纯净和优雅。因此,我们要通过这个栏目说出我们对于艺术的敬畏。这,或许就是开设这个栏目的原因。最近又开设了“品读永州·人物”栏目,报社领导一致同意请你来主笔,这个栏目也是一个有品质的栏目,我们希望你在这个栏目中,将永州本土上那些文化大师的面影做一种不俗的勾勒,让永州人更爱永州,让更多的人去向往永州。还将推出“品读永州·地理志”这个好看的栏目。
中瑜:谢谢报社领导给我机会,我会努力去做好的,力争像凌鹰一样圆满完成任务。还是继续我的提问吧。诚如龙海清老师在序言里所言,非遗是动态的,今天的无名级明天可能成为省级,今天的省级明天有可能成为国家级,今天的国家级明天有可能成为世界级。凌鹰兄,请问你的非遗创作是不是到此就结束了?接下来还有哪些宏伟计划?
凌鹰:龙海清老师对非遗的这种精辟论述,也是我最认同的观点。永州市的非遗工作,在全省都是非常出色的,永州市的非遗项目,在全省也是最丰富的。目前的五个全国级和十三个省级项目,只是永州非遗文化项目申报工作取得的一个片段成果,还有五十多个市级非遗项目正在陆续申报中,它们中的一大批项目,也会阶段性的成为省级和国家级非遗项目。我作为一个永州本土作家,很有兴趣和激情将后面那众多的非遗项目抒写出来,用文学的阅读文本,来彰显永州非遗的文化魅力,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创作走向,虽然它们很可能还会让我承受很多的艰辛,付出很多的心血,但我却非常乐意继续写下去。
中瑜:通过我们三人以上聊谈,读者基本上清楚了《蔚蓝天空上十八朵云彩》的孕育和诞生过程,也知道了报社副刊下一步的重点方向和作家凌鹰的下一步创作计划,相信大家对此都充满了期待。十分感谢二位的配合。谢谢!
(责任编辑 王本峰 校对 王洁)
更多
永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永州新闻网"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永州新闻网所有,其它稿件必须注明本网"来源";
2、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变更篡改、复制转载、建立镜像等,否则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州新闻网联系;
4、本网转载新闻获取更多信息为目的,并不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5、欢迎网友举报虚假新闻:0746-8358676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一、发表评论前,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禁止发布广告、违法信息及政治敏感等言论;
    二、发表评论后,请等待系统自动审核通过后才能看到;
    三、您所发表的评论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引起纠纷后果的一切由发布评论者承担责任。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