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市委市政府新闻门户网站 手机版 APP客户端下载 报料:0746-8358676 招商:0746-8333360 投稿:yz8358676@126.com 设主页 加收藏 RSS

人间自有正义在

访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审判员、湖南省优秀法官徐国贤

[来源:中国永州新闻网] [编辑:王洁] [校对:王洁] [点击:0]
时间:2013-03-06 16:12:14 标签:人间自有正义 我来评论(0) 分享到永州微博 阅读更多

人间自有正义在
——访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审判员、湖南省优秀法官徐国贤
\
【人物简介】
徐国贤,男,1978年12月出生,200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本科学历,2007年12月参加工作,历任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书记员、法官助理、助理审判员,现任刑一庭审判员。先后获得了2008年度院优秀共产党员、市优秀共产党员;2009年度院先进工作者;2010年度全市打黑除恶先进个人、全市法院优秀人民法官、院优秀共产党员、市优秀共产党员;2011年度院先进个人,湖南省第七届优秀青年卫士,湖南省优秀法官等荣誉。
中 瑜:看你的个人资料,你是2007年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法院工作的,请问,你当时为什么选择法院呢?你觉得在法院工作跟你以前的工作相比,有什么样的差异?
徐国贤:是的,我是2007年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的,在大学学习期间,我的数位老师为了提高我们的学习积极性和自豪感,一直向我们灌输着一种理念——法律是社会关系的调节器,法院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虽然这种理念在现在的社会形势下受到了挑战。但作为当时的我确实是受到这种理念的影响选择报考法院的,我期待着在法院工作能持正义之天枰,挥法律之利剑,斩人间之邪恶。我到法院工作之前,曾有过短暂的律师助理、私企员工的工作经历,这些工作与法院工作最大的差异就是法院工作非常需要有团队精神,任何一个程序、任何一个案件都需要别人的协助、配合,没有任何一个人独自办理一个案件,因为法律不允许。
中 瑜:请问这些年来,你参与了多少案件的办理?如果允许的话,能给大家说几个典型的案例吗?
徐国贤:到法院工作以来,截止到2012年10月20日我共主审了206件一、二审案件,参与办理了五百余件案件。
在法院工作这几年,我办理了一大批在我市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但我对办理被告人高旭犯强奸罪、猥亵儿童罪一案印象很深刻。当时我进入法院工作才一个月零几天,这个案子的被告人高旭是祁阳县某小学某班班主任老师,在2005年到2007年期间多次强奸女小学生15人,猥亵儿童8人,是我市建国以来“强奸时间最长,被强奸人数最多,被害人年龄最小”的强奸案,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在案件没有起诉到法院之前,被害人的爷爷奶奶就到省市人大、政法委上访,并多次到我庭哭诉反映情况。拿到案卷后,为了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惩罚,让被害人及其亲属的委屈得以化解,在当时没有电脑又是冰灾的情况下,我连续加班一周,撰写出详细的审理报告,并根据被告人高旭的犯罪事实、情节、后果,拿出了判处被告人高旭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意见,得到了合议庭和审委会的支持,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对被告人高旭的死刑判决。这是当时我院自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复核权以来核准死刑最快的案件。
由于我有较长时间的农村生活经历,比较了解农村的人和事,做工作就比较有针对性,所以领导安排我办理了绝大部分群体性案件。例如在办理被告人蒋竹青等九人故意杀人罪、聚众斗殴罪时,我根据当事的蒋、罗两村山水相连而多有仇怨的现状,为了加强判决的说理性和针对性,我在判决书说理部分特意另起一段,从中国古代、现代、官方、民间的论述睦邻友好的名言名句中引申、阐述了“远亲不如近邻”这个大家都明白的道理。这一段劝诫之言得到了省高院合议庭全体成员的高度称赞,就连列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的现任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卢乐云同志对这个“另起一段”都表示了高度认同,认为这样的判决书形式新颖、说理透彻、值得推广,达到了裁判文书宣传法治、教育群众的目的。
\
中 瑜:作为一个法官,你对自己所参与的案子发表意见时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徐国贤:作为一个法官,我对任何一个参与的案子在发表处理意见时都保持了慎重的态度。因为刑事审判关系到人的自由限制甚至生命的剥夺,关系到被害人及其家属是否受到“第二次伤害”,慎重发表意见、依法发表意见是对当事人负责、对自己负责、更是对良心负责。
中 瑜:说到刑事审判,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打击犯罪,联想到对于罪犯最严厉的惩罚——死刑。众所周知,自2007年1月1日开始,死刑案件核准权收归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请问徐法官,你怎么看待最高法人民院收回死刑案件核准权?
徐国贤:我觉得最高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权是历史的趋势,是“保留死刑、控制死刑”、“少杀、慎杀”死刑政策的要求。同时死刑核准权由最高人民法院行使,可以从另外一个侧面检验我们工作的质量。当然死刑核准权收回最高人民法院后,我们刑事审判法官的工作强度和难度大大地增加了。
中 瑜:作为刑一庭的一名审判员,你对社会上部分人士要求废除死刑的问题有何看法?
徐国贤:确实现在社会上有部分人提出了废除死刑的意见,特别是一些法学学者著书立说,从经济学角度、社会学角度、比较法的角度等方面极力论证废除死刑的必要性。经过几年来的司法实践,主审了很多鲜血淋漓的案子,我个人认为,对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人身安全的暴力性犯罪保留死刑是必须和必要的,那种不分犯罪类型不加区别的要求完全废除死刑的意见是脱离社会现实的。
中 瑜:有人说,刑事庭的法官业务素质要求比一般法官要高,是吗?
徐国贤:首先必须说明的是,经过职业化发展,所有法官都具备了相应的业务知识和素质。刑事审判法官、民事审判法官、行政审判法官由于处理的案件类型不同,工作方法和工作侧重必然要有所差异。
中 瑜:听你的一些同事说,你一直工作在“三中”,即感恩在办案中,欣慰在调解中,创新在维稳中。能简单跟大家谈一谈你的“三中”体会吗?
徐国贤:我出生、成长于农村,深深地知道经济赔偿对被害人及其家属今后生活的重要性。在审理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时,如果民事部分处理不好,极易引起被害人及其家属的激烈情绪,激发当事人矛盾,给社会带来不安定因素。因此,在审理这类案件时,我总是提醒自己要做好当事人的工作,不简单地一判了之,而应多做调解工作。永州地区民风强悍、宗法家族观念浓厚,群体性事件频发,一个案件往往牵扯到几十人、几百人,维稳任务重、压力大。在处理这类案件时,我发现“下、借、转”可以顺利地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下”就是改变坐堂办案的方式,到案发地调解,到群众中去了解情况。由于群体性案件当事人多,牵扯利益面广,社会关注度高,到案发地组织调解和了解情况一方面可以减少当事人诉累,一方面可以全面了解案外因素、各方真实想法,同时可以让当事人感受到法律的温暖、法院的公正。“借”就是借助各方力量做工作。由于群体性事件一般以姓、村为单位发生,在做矛盾化解工作时除借助党委、政府等单位外,还邀请“族老公”、同姓国家工作人员、当地有威望的人参与,形成一股合力,共同做当事人的工作。“转”就是转身份。做稳定工作时不以“官”自居,不以“外人”自居,要同当事人“称兄道弟”,一句“老叔、嫂子”就会增加当事人的感情认同,让当事人觉得不是在做工作,而是在想办法。感情拉近了,心顺了,矛盾在无形之中化解了。
\
中 瑜:你在办案过程中有没有受到过当事人的威胁?遇到这种情况时,你是怎么处理的?
徐国贤:说实话,每个办案公正的法官在办案过程中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过当事人的威胁,特别是在当前的社会形势下,法官已经成为当事人在其他部门当然也可能包括在法院遭受他自己认为的“不公正”待遇的出气筒。我作为一名法官,自然也在办案过程中受到过当事人的威胁。我在遇到这种情况时,我首先要搞清威胁来自哪一方当事人,如果来自被告人一方,我会毫不犹豫地坚持自己的意见,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如果来自被害人一方,我会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因为被害人一方威胁的原因主要是怕我办案不公、徇私枉法,如果我凭良心办案、依法律规定定罪量刑,我相信被害人一方会理解的。
中 瑜:请问,当刑事判决与民事裁定认定的事实严重相悖时,应如何办?是撤销民事裁定吗?
徐国贤:刑事判决和民事裁定都是依据证据来作出的,在证据一样的情况下,刑事判决与民事裁定认定的事实不可能出现严重相悖的现象,除非出现新的证据。同时我国法律没有规定刑事判决与民事裁定效力高低问题,而是规定有错必纠。因此谁有错就撤销谁,并不是一律撤销民事裁定。
中 瑜:有人说,美国总统位高权重,仍须定期更替,而他们的联邦法院九位大法官却终身任职,深居简出,在被称为“大理石神殿”的宏伟建筑内审理案件,发布判决,守护着宪法与公正。请问,你怎么评价他们的这种司法体系?
徐国贤:美国是实行三权分立的联邦国家,国会立法,总统行政,法院司法。美国的司法体系是一个复杂系统:法官实行选任制和终身制,法官有极强的职业荣誉感和良好地职业保障制度;法院有联邦法院系统和州法院系统;对重大案件由陪审团决定案件事实,法官决定法律适用等特点。这种司法体系在美国运行了几百年,到现在看总体还是运行良好的,但也有党派性等缺点。
中 瑜:假设遇到这样的情况(再说一次,是假设),一个案子,你根据材料确认是无罪。而有一些领导打招呼让你判有罪,你会怎么办?会怎么想?如果你违心判有罪了,你是否认为这也是犯罪?
徐国贤:沟通!现在不是一句广告词讲“沟通无障碍”嘛,我想任何一个领导都不可能不重视承办人的意见,在讲清楚利害得失的情况下,领导也会有所取舍的。如果我违心将我认为无罪的案子判成有罪了,我认为要分情况区别,因为我国法律规定,审理案件实行合议制。
\
中 瑜:有人议论,现在到法院打官司是正义少人情多,只要有关系就好办,你怎么评价?
徐国贤:首先要更正一下你的提问,在现阶段,不是有人认为到法院打官司是正义少人情多,只要有关系就好办,而是大部分人认为现在到法院打官司是正义少人情多,只要有关系就好办。我觉得这是对法院的误解和对法院流程的不了解造成的,也可以讲这是法院的悲哀和对法官的污蔑。我曾经在很多场合和对很多身边的朋友都讲过,经过多年的发展和改革,法院其实是最规范和受内外监督力度最强的国家机关,普通案件至少要经过三层把关,重大案件还要经过与会人员不确定的审判委员会把关,再有关系,也不可能把法院“一网打尽”吧!同时,现在法院内部有本院组织的评查、上级法院的抽查;外部有党委、政府、人大、政协、检察院和当事人的监督,任何一个部门(人员)都有可能将案件推到重来,法官在层层压力下,把一个案子圆满办结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有非分之想噢。
中 瑜:你进入法院以来,已经获得了一系列荣誉,请问你怎么看待这些荣誉?
徐国贤:我在前面已经讲了,法院是一个团队协作要求极高的部门,我的荣誉获得既有我自己的努力,更有同事们的心血,我很珍惜,也很感谢同事们的默默付出。荣誉是对我过去工作的肯定和总结,更是对我以后工作的鞭策,但绝不是负担。
 
【记者手记】
在开设《中瑜访谈》专栏时,我一直想推出一个“行业精英”访谈,为各行各业的精英分子和先进典型做一个心灵剖析,让广大网民了解他们鲜为人知的一面。我找朋友给我推荐法院的访谈对象,他说法院这块要做就做年轻法官的,中院的徐国贤就不错。在朋友的引导下见到徐国贤时,我感觉到了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朝气和正气。很多人都说现在打官司难,其实,只要大家按程序去办,相信人间处处还有正义。
(责任编辑 周媛媛 校对 王洁)
更多
永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永州新闻网"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永州新闻网所有,其它稿件必须注明本网"来源";
2、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变更篡改、复制转载、建立镜像等,否则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州新闻网联系;
4、本网转载新闻获取更多信息为目的,并不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5、欢迎网友举报虚假新闻:0746-8358676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一、发表评论前,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禁止发布广告、违法信息及政治敏感等言论;
    二、发表评论后,请等待系统自动审核通过后才能看到;
    三、您所发表的评论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引起纠纷后果的一切由发布评论者承担责任。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