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市委市政府新闻门户网站 APP客户端下载 报料:0746-8358676 招商:13907468977 投稿:yz8358676@126.com 设主页 加收藏 RSS

情系浯台挥墨彩

——特邀冯春宝一起访青年书法家欧亮

[来源:中国永州新闻网] [编辑:周文君][校对:周艳]
时间:2014-05-27 08:06:53 标签:情系浯台挥墨彩 我来评论(0) 关注本网微博 阅读更多

采访时间:2014-04-08  11:00
采访地点:祁阳师范

\
图为欧亮

  【人物简介】
   欧亮,男,1989年4月生,湖南祁阳人,毕业于湖南大学,青年书法家。书法宗龙门二十品、摩崖造像,尤其在“二爨”古碑上用功最勤,艺术上不随时风,深挖传统原始生态书写技术,经常实地考察临摹历代碑刻,多次去各地博物馆观看古代书法名作,在碑、帖的不断理解融合中,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 追求大巧大拙、大朴大美、崇尚自然率意书写。
     冯春宝,1967年2月生,别署湘仔,湖南祁阳人,湖南省永州市物资局干部。系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湖南省书协会员、湖南省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浯溪碑林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当代书法网》特邀评论员、专栏作家。书法理论、书法评论文章分别被《中国书法》、《中国》(韩文版)等杂志,《湖南日报》、《中国书画报》、《书法报》、《书法导报》等媒体转载发表。

 
 
中  瑜:欧亮,你好!永州书法界的很多朋友都向我推荐你,说你年轻有为,成绩斐然,为了把你推荐给广大网友,我们就俗气一点随意聊一聊吧,顺便请你的老朋友春宝穿插点评,你看如何?
欧  亮:过奖了,谢谢!
中  瑜:请问你是哪里人?
欧  亮:祁阳黄泥塘人。
中  瑜:毕业于哪所学校?
欧  亮:祁阳师范。
中  瑜: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书法的?
欧  亮:我几岁的时候特别羡慕爷爷为乡亲们写春联,他也擅长吟诗作对,大家有什么文书之类的稿件也会过来请爷爷代笔,逢年过节的时候乡亲们提着一些小礼物、带着红纸来请爷爷写春联,我没读书的时候,爸爸把我抱在桌子上面看,那个氛围我至今都难以忘怀,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因为街上印刷出来的春联到处都是,价格也便宜,大家不再愿意去行那个礼节了,我却觉得,全民的某些文化正在流失,传统的尊礼正在消亡,大家追求快、新、奇以及视觉文化。我2006年高中毕业之后,开始拿毛笔写字,只是随便涂鸦,爱好而已,真正把书法当回事是在2009年以后。我从小到大,家里的春联都是爷爷写的,现在爷爷年纪大了,渐渐的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我书写春联的水平无法跟爷爷相比,他的字有书卷气,因为是边作边写的,这一点,我做不到,也一直是我心中的结,书法的气息在学养,技法次之。

\

 
中  瑜:你觉得书法跟写字有哪些差别?
欧  亮:写字与书法之间的关系是相互的,很多地方把书法叫“写字”,我们这的老百姓也喜欢把书法叫“写字”。“写字”这个概念在人们心中是根深蒂固的,有句话说“工工整整写字,堂堂正正做人”。这里我只谈日常实用书写与书法艺术之间的不同吧,日常书写讲究实用,端正、漂亮即可,在书写过程中不需要思考太多,带有很大的随意性,而书法是一种艺术,从点画、结字、章法都非常的讲究。我们观看书法经典作品,那是极具生命力和感染力的,是可以流传后世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我是这么认为的,在书法创作中,要有日常书写的心态,随其自然,不加掩盖,这样把自己的心灵写照表现在行笔的徐疾轻重上,才能更加接近“无意于佳乃佳“的状态。所以,写字要严谨,书法需随意。
中  瑜:春宝,你是书法评论家,怎么看待欧亮刚才所说?
冯春宝:写字犹如大厦之基石、刷漆之底料、大树之幼苗,是基础、是初始阶段。书法,顾名思义,就是写字之方法,即规律与法则。既是一种技,也是一种道。是更高层面。写字注重的是实用价值,俗语说:孔夫子不嫌字丑,只要笔笔有。而书法不光具有实用价值,更多偏重其审美价值。
写字与书法之最大不同:写字留下的是笔迹,“悦目”而不“赏心”。因为,它没有神采意态,没有风姿气韵,没有情感流露;书法抒发的则是性情、心迹,即所谓:书为心画。像诗人写诗、文人作文一样,用手中之笔,创作出“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的千姿百态的书法美来。
书法可以适当变形,讲究的是笔法、字法、墨法、章法。给人以联想、启迪、审美。还可以“天马行空”、“龙飞凤舞”、“行云流水”、“铁画银钩”。写字与书法有雅俗之别。字写的雅,是书法,即是书家;字写的俗,还是字,只是书匠。写字,可以随手为体,横平竖直、易识能辨即可,无需风格流派。书法讲究法度,须有规则。
中  瑜:谢谢春宝。我再继续问欧亮,你学了哪些字体?
欧  亮:我一开始是学习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2007年在李莹波老师的指导下学习褚遂良的《阴符经》还有米芾行书,然后是二王手札尺牍。
冯春宝:欧亮以前还喜欢行书、隶书,现在主攻魏碑楷书。写什么体不重要,重要的是选择要适合自己的性情,先选准一体,追本溯源,广纳博取,并在全国同类书家中能保持领先地位。方可成为高手。
欧  亮:是的。我2007-2009年以行书为主,2009年之后临习小篆、金文,除此之外,把隶书作为主攻方向,专攻了三年。

\

中  瑜:你学隶书主要临习谁的帖子?
欧  亮:《张迁碑》、《好大王》。
中  瑜:春宝,你认为欧亮的选择对吗?
冯春宝:呵呵,你说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能在较短时间取得突破,并能以入展、获奖的直观方式脱颖而出。对与不对,不言自明。
中  瑜:那么,请问欧亮,你在临习过程中有什么感悟呢?
欧  亮:我现在的线条基础得益于厚重古朴的《张迁碑》,张迁碑容易把线条写成“堆积状”时间久了,会形成习气,为了求厚重之外的灵动,我又选择学习了《好大王碑》,在这里,我初步认识到了写碑造型的重要性,《好大王》的造型很好,自然朴实,我曾经这么去结合这两块碑的:《张迁碑》似老者,《好大王》像幼孙,当时的想法就是把隶书写成“老者携幼孙”的状态,充分表现在单字的造型上。后来的隶书结体是《好大王》风格,但加入了更多的《张迁碑》方折的用笔技巧。因为没有写进去,结果是两不像。但是,我得到的是线条基础的巩固,以至于影响到后面的书写,出手就是方笔多,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走碑一路的想法。
中  瑜:你后来又学了哪些?
欧  亮:2010年我的一幅隶书对联获得了市书协举办的书法比赛一等奖,坚定了我学隶书的决心,当时的奖金是1500元,相当于我一个月的工资,我全部用来买了宣纸以及订阅了《中国书法》杂志,看了两年的《中国书法》杂志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无论是理论还是创作,都非常浅薄。这个时候,市书协举行了一次《潇湘雅集》看稿会,我并不在邀请之内,我跟着刘新平主席拿着一纸箱子作品前去请教,作品风格多样,楷、行、隶、篆作品都有,目的是,我想让大家给我拿个主意,我写什么风格好,其实,也是有些骄傲,好表现,证明自己什么都会写。当时邹武生先生指着我的一件四尺小楷说可以,其余的作品摆满了一桌子,大家只是翻看了背面,都没有打开过,就不再看了。曹兰芳主席对我说:“你选好一种字体专攻下去,不要朝秦暮楚,那样不会有收获,大家觉得你小楷不错,你试试看”。此后我一直没有定下来专攻什么好,我断断续续的在写各种字体,看能不能找到方向,发现并没有什么收获,写隶书的时候想着写小楷,写小楷不耐烦的时候又回想起原来学过的二王和米芾。直到2012年的时候,第三期《中国书法》杂志是专门介绍《龙门二十品》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龙门二十品,当我读完专家的撰文之后,我深受启发,尤其是那种“奇崛生拙,自然逸趣”透露着一种原生态的本真味道,那大大小小,不加修饰的写与刻,让我一下子喜欢上它,原来楷书还有这种章法,原来楷书还可以如此的夸张!佩服敬佩不已,在北魏那个时候的楷书水平与想象力就那么好了,令人叫绝啊!
中  瑜:欧亮,你后来怎么临习《龙门二十品》的呢?
欧  亮:我接触《龙门二十品》之后,我就开始搜集历代写碑的名家资料,想从他们的身上去理解如何学习《龙门二十品》。我临帖就下最笨的功夫,一笔一划,态度一丝不苟,数百遍下来,我却还不得其法,心里想,怎么把这个造像变为自己所用,我在创作时,就加入了米芾的行书技法,但在平时临帖老老实实写像一点,多记住一些字的造型。我为了让更多的高手指点我的不足,我加了很多QQ群,每天晚上都把自己的字发到群里去,我临写的造像楷书,大家都嫌呆板无趣,却充分肯定我加入行书的造像写法,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一位朋友,虽然我还没有见过面,青海李炳筑先生,是一位国展高手,见多识广,他看见我发在QQ群里的作品之后,对我大加赞扬,并要我写两幅寄过去给他,受此鼓励,我第二天就将作品寄过去了,颇有受宠若惊的感受。我更加坚定了我写这路风格的决心。我问了李炳筑先生:“我现在能不能投稿了呀”,他的回答令我非常难忘:“你要是今年不入展,我就此罢笔“。听他这么一讲,2013年我开始麻起胆子投全国展了,等到全国首届楷书展一出结果,却没有我的名字,我还投了妈祖杯和平复帖杯,也就等着泥牛入海了。5月18日,春宝兄打来电话,告诉我妈祖杯入展的消息,我知道之后,马上给炳筑先生发了信息告诉他,感谢鼓励!接着6月初平复帖来了消息,我入展。这两次的风格是一样的,行书造像一路。学书法,网络上的朋友对我帮助很大,这也是我们这一代学习书法的先天条件,快捷方便,随时可以交流,QQ上面的视频语音功能为书法的学习提供了极好的便利,很多昂贵的书法资料都可以在网络上面去找,我尤其喜欢看优酷里面的各类书法示范视频,看完别人用笔之后,自己不断总结、实践。
    

\

中  瑜:春宝,你认为欧亮这种方法是否可取?
冯春宝:法无定法。关键在个人审美取向与眼光。欧亮很有灵气,悟性好。敏感而又敏锐。关于《张猛龙碑》和《龙门二十品》,都是魏碑经典。现在流传下来的《龙门二十品》的创作主体应是那些生活于社会下层的官吏与民间人士所为。这些文字与碑学所指的金石文字相比,大多更加率性自如,绝少束缚,字态鲜活、奇趣横生,体现了先民们最真实的书写和结字状态。《张猛龙碑》是先打底稿再刻石的,而《龙门二十品》是直接刻上去的,个性更突出。欧亮从隶书学起,再到魏碑,追本溯源,路子正。
我欣赏雄浑、古朴书风,也看重空灵、空旷的东西。追求“由技而道”一种自由状态。当代一些新锐书家还吸纳一些民间书风、敦煌残纸的元素。颇受关注。窃以为,古朴、拙趣、大朴不雕这些经典的东西与“二王”的精致、精妙、精美是并列发展的,并不矛盾。比如,弘一法师的空灵境界就是另外一种绝美、一种自己的情感流露。犹如乡土味的“天仙妹妹”与都市韵的“奶茶妹妹”,有各自的韵味。难分仲伯。
字如其人,真正的有作为的书法家需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学养、修炼、品格。养浩然正气,纯粹追求技法、甚至炫技肯定是行不通的。犹如参禅、悟道,讲究的是整体修为、自然状态、天人合一、浑然一体。
中  瑜:欧亮,你以前参加了哪些书法活动尤其是书法赛事?
欧  亮:我临习《龙门二十品》之后,2013年开始投稿参赛,近年来奖入展情况大致如下:
2011年获市书协主办的永州市建党90周年全市党政办公系统书法、绘画、摄影比赛(一等奖)、2012年获市书协主办的永州市“金叶杯”廉政文化建设书法篆刻大赛(二等奖)等。
2012年获省书协主办的湖南省第六届“网络书法篆刻展”(三等奖)
2013年获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首届“农行杯”电视书法大赛(三等奖)
2013年入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览有:2013年首届中华“妈祖杯”全国书法篆刻展、2013年第二届“平复帖”全国书法篆刻展、2013年首“三苏奖”全国书法篆刻展、2013年第七届“中国临沂”全国中小学生书法篆刻展。
 
中  瑜:你是直接投国家级比赛的?
欧  亮:那倒不是。之前在市里获得两个一等奖,省里一个一等奖、一个三等奖。
中  瑜:春宝,你怎么评价欧亮的入展及获奖情况?
冯春宝:这个要分两个层面来谈。一是随着全国书法艺术的蓬勃的发展,特别是去年以来,中国书协主办的各种赛事多,因为量多,一些书法家入展、获奖的机会就自然增多了。二是欧亮悟性好,有才情,既能熔古铸今,博采众长,又能与时代同步、活学活用。
 中  瑜:为什么?
冯春宝:因为一般来说,一个书法家一辈子能入展一两次国展或者获得一次全国大奖就很不错了!
中  瑜:你认为把欧亮的入展获奖情况放到全市书法家中来看,有什么特点呢?
冯春宝:欧亮是1989年的,像他这个年龄的人在全省来讲,只有他一个人。入展及获奖数量之多,层次之高,目前全市应该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说是年轻有为,后生可畏。
中  瑜:真了不起!欧亮,据说你特别喜爱爨宝子的风格,对吗?
欧  亮:嗯。《爨宝子碑》的结体非常奇崛,令人意想不到,横画两端上翘,却显得格外高古,也许是入展来得太快吧,我走得急了,没有刹住车,不断的想写得更好,然后就不断的加入新的元素进去,我就把《龙门二十品》结合《爨宝子》来学习,左冲右突,写的字爨味越来越浓,写爨碑的习气很难避免,我也就是在这里走了下坡路,有个故事说;”有个农夫进城卖桔子,想赶上城门未关之前过去,越走越快,结果,绊了一跤,桔子滚得到处都是,等捡完之后,城门早已关好“,这就是那句成语“欲速则不达”,爨宝子理解,与其说是不断加入新元素,倒不如讲其实是有了更多的时风和矫揉造作,这一刻,我深陷孙伯翔面貌而无法自拔,难以摆脱,后来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走出来。我看见这一点之后,刹了车,慢慢的放下了。
 
中  瑜:为什么?
欧  亮:我的字时风越来越重,而《爨宝子》碑有很大的排他性,学习之后,容易陷入其中。但是我又想:大家都不去深入的写,我能不能做点文章出来呢?后来我在一本书上看了李松先生的一句话,他在二十年前就有这样的体会:爨宝子碑可以借鉴,不能深陷其中。在爨宝子上面我下了一定的功夫,我采用理解《龙门二十品》的方法,去慢慢临写《爨宝子》,发现效果并不佳,而这个时候由于基础不稳,写得又杂了些,融于自己创作的东西越来越多,包括前面隶书和篆书之类的技法也加了进来,也许是为了标榜自己吧,书法有时候要才情,但是不能走捷径,我想我是走得快了,我觉得自己的作品就像一盘散沙,每个字都在尽力突变。我马上意识到这样下去是没有出路的,自己的东西不能杂,要纯化,我有了《龙门二十品》的方笔基础,应该还要学学其他的圆笔风格,开始练习摩崖石刻。暂时把行书造像一类的放下来,不再写了。
中  瑜:这本来是你与他人的区别所在,为什么要突然放下呢?
欧  亮:因为我发现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多,方向不对,于是进行反思,想放一放,然后我开始写大字,不再在用笔、结体上面斤斤计较。像魏碑圆笔一路的《郑文公》和《瘗鹤铭》以及《石门铭》等。
中  瑜:春宝,你认为欧亮这样做会不会太可惜了?
冯春宝:这有什么可惜的呢?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啊!书法最讲究传承,立足传统,少言创新,书法有法,书法创作犹如“戴着镣铐跳舞”,出新意于法度之中。那种随手为体,聚墨成形,看似潇洒,实非书法,顶多算是忽悠人的“野狐禅”。
 中  瑜:欧亮,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
欧  亮:我是在去年9月份开始放下行书造像风格的,当时心情很复杂,因为要我放弃自己入展多次的风格,心里十分难舍,好比在十字路口一样,这个时候的选择是很重要的,要么再多入几次展,可以摆摆花环。要么沉下去,从基础做起,用已有的技法去做最笨的功夫,逐渐去掉沾染上的时风和习气。要想高古,一定要纯化,杂乱则不可取,我通过临帖来纠正自身的毛病和不足。
中  瑜:春宝,你理解欧亮的心灵之苦吗?
 冯春宝:冷暖自知。“行百里者半九十”只要保持“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进取精神,我看好欧亮的美好前程,并与欧亮共勉。
中  瑜:欧亮,你心里当时痛苦到什么程度?
 欧  亮:我临帖没有出来,原有的东西退步了,心里十分着急,一直在痛苦徘徊。我想起我在北京比赛的时候评委说,写楷书的作者,应该从小楷到大字榜书,都要有所接触,我就想现在大家都写小字楷书,我能不能在大字上面有所突破呢?有了这个想法,我开始专门临习《郑文公碑》,每个字有30——40cm大,写这么大的字,对于我来说是个难事,纸墨耗费令我捉襟见肘,等着发工资去买,常常是上个月写完,下个月就要想办法。这个时候,我尽量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再随便加人自己的元素进去,要做到原汁原味的模仿,纯化线条。苏轼说:“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真书难于飘扬,草书难于严重,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为了不让大字线条看起大而空,呆板无生气,我同时临写墓志铭,把大字跟墓志铭结合起来学习,创作的时候多是凭着自己的记忆来“集字“。把自己以前不好的习气慢慢去掉。
 
中  瑜:感觉如何?
欧  亮:感觉如沐清风,不再苦苦挣扎了!原来写得太累,是因为背的东西多了。现在有了方向,一步步的夯实基础,传统、厚重的东西多了,求奇求怪的东西少了,写得更加从容不迫有底气,因为可以找到出处。以前学《龙门二十品》及米芾风格,还停留在模仿层面,现在基本上以《郑文公》、《石门铭》和墓志铭结合创作,逐渐有了自己的大方向,并朝这个去努力。
中  瑜:现在追求什么样的风格?
欧  亮:取取《石门铭》的开张、雄强,墓志的精巧、灵动,把它们融合在一起,这就是我目前的追求。 另外,为了不使自己的东西呆滞,我借鉴了清代书法家康有为临创《石门铭》的行草,很大气、雄浑,还参入了一些于右任的东西在内,所以,我现在的行书往于右任靠,大字楷书在《石门铭》和墓志铭之间融合。
        书法最怕越学越死,越来越呆板,所以要深入研究书法理论,对历代书风要心中有数,不能一搞到底,要边学边看,一边徘徊,一边思考,不断有新的感悟和发现,及时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弯路。
  
 中  瑜:春宝,从书法评论的角度来看,你觉得欧亮下一步的规划是否正确?
冯春宝:言重了,就书法创作而言我要向欧亮看齐。我们祁阳民间有句这样的俚语:生意做得久,总有一天摆大酒。这就告诉人们,做任何事要执着,要耐得住寂寞。欧亮还很年青,来日方长。我希望欧亮在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的同时,多读书、读好书。经济社会,不受诱惑,静心修炼,确实很难。几位精通书法的市县领导、前辈对他寄予厚望、曾多次建议欧亮走近传统,少追时风。我坚信欧亮会听得懂。
中  瑜:欧亮,你怎么看待永州的书法资源?
欧  亮:我读高中的时候,经常省吃俭用买门票去浯溪碑林看石刻。浯溪碑林的《大唐中兴颂》是中国书法艺术中的瑰宝。为了弥补字帖的不足,我经常带着笔墨纸砚直接对照浯溪摩崖石刻临写,也不管这种做法是否正确,但感觉真正的石刻与印出来的字帖还是有很大的差别,那种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学碑要是不看石刻,那是个很大的遗憾。我虽然不再写唐楷了,但碑刻对我的启发很大。从高中到现在,每次去浯溪碑林,都怀着一种崇敬的心情无上敬畏,我把自己的斋名由“无极轩”改为“小浯台”,是为了纪念自己对浯溪的深厚感情吧。这就是“小浯台“的来历。
        永州的书法资源,除了浯溪碑林,还有怀素、何绍基等等,对中国书法史产生了很大影响,只是我们现在继承太少,从小学到大学,没有开书法课,所以作为游客走进浯溪碑林和柳子庙、朝阳岩等碑林,一般人看到的只是一块块石刻,而不知道其丰富的内涵和传承历史的价值,所以我们书法界的人士呼吁有关领导重视传统文化这块,让永州书法成为永州文化的一张走向世界的名片。作为一个祁阳人,我为自己与浯溪碑林为邻而感到骄傲。也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来认识浯溪,发扬浯溪文化,传承浯溪艺术。
 
中  瑜:春宝,你看呢?
冯春宝:祁阳是大县,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文化底蕴深厚,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很多,除了祁剧、祁阳小调、祁阳砚,还有闻名中外的浯溪碑林,作为书法爱好者,我希望市县文保部门及游客对浯溪碑林应该维护好、爱护好、宣传好,开发利用则要慎之又慎。
中  瑜:很不错,但愿有关领导能听到你们书法界的呼声。感谢二位接受我的采访。
欧  亮:您太客气了!谢谢!
冯春宝:谢谢!

 
【记者手记】我认识欧亮的时间不长,但为他的艺术成就感到震撼。年轻、帅气、有悟性、执着,而且颇有建树,确实令人惊讶,令人钦佩。我常常想,我们永州文艺界太需要这样的新生力量了!为了了解他,便约他对话;为了客观地评价他,特邀冯春宝点评。我相信,通过我们三人这样的聊谈,一个轮廓分明的欧亮就出现在大家眼前了。我看好欧亮,更多人看好欧亮,包括他的粉丝和一些美女,她们在看好欧亮艺术前程的同时,也看好欧亮其人,因为欧亮年轻帅气,目前尚未结婚。呵呵!

更多
永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永州新闻网"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永州新闻网所有,其它稿件必须注明本网"来源";
2、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变更篡改、复制转载、建立镜像等,否则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州新闻网联系;
4、本网转载新闻获取更多信息为目的,并不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5、欢迎网友举报虚假新闻:0746-8358676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 一、发表评论前,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禁止发布广告、违法信息及政治敏感等言论;
    二、发表评论后,请等待系统自动审核通过后才能看到;
    三、您所发表的评论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引起纠纷后果的一切由发布评论者承担责任。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