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市委市政府新闻门户网站 APP客户端下载 报料:0746-8358676 招商:13907468977 投稿:yz8358676@126.com 设主页 加收藏 RSS

《红楼梦》里潇湘情

——访永州文化怪才易先根

[来源:中国永州新闻网] [编辑:周文君][校对:周艳]
时间:2014-10-28 16:24:23 标签:潇湘 我来评论(0) 关注本网微博 阅读更多

  《红楼梦》里潇湘情

  ——访永州文化怪才易先根

  \

易先根

  【人物简介】易先根,笔名芦野,男,汉族,湖南省东安县人。1936年出生,1959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一直在教育部门担任中学语文教师,现为高级讲师。业余从事文艺创作,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作品,涉猎小说、散文、诗歌、民间文学、文艺评论等多种文艺样式,均有收获,从文间隙,偶尔戏墨,作写意画,并挥毫学书,也少有所得。书画作品多次在省、市参展,在省以上报刊也时有展示,受到好评。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湖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永州市作家协会、永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出版小说集《潇湘纪事》,散文集《潇湘夜雨》《凝眸潇湘》《狗爬石》,诗集《潇湘恋歌》,民间文学集《潇湘拾遗》,民间文艺学术论文集《潇湘巫辩》等著作十余种。2011年获永州市人民政府首届“永州文艺奖”评选活动授予的“突出贡献奖”。

  中 瑜:易老师,您好!人们都说您是永州的一个文化怪才,诗词书画,样样来得,故事又讲得很好,估计您应该有很多粉丝吧?

  易先根:我没有在统计局干过,不知粉丝的具体数字,但一定数量的文艺知交还是有的。

  中 瑜:您的很多思维与创作让人惊叹,我一直在想,为您做访谈应该从哪个方面入手。

  易先根:我涉猎虽广,却谈不上精通,谈什么都怕让你和网友失望。

  中 瑜:您老人家太谦虚了!记得有几次跟您一起去蘋岛,每次到了岛上,您就表现出一种特有的情感。

  易先根:因为上世纪七十年代我曾在岛上教过书。

  中 瑜:也在岛上遭遇过浪漫故事吧?

  易先根:那是你说的。

  中 瑜:呵呵。在我看来,蘋岛是一座爱情岛,因为传说中舜帝的两个妃子追寻至此。这样的岛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世外桃源,包括武侠小说鼻祖之一的金庸在他的多部小说中提到了类似的岛屿。请问您当年有没有幻想过像郭靖一样跟蓉儿在桃花岛上一样跟您的知己在蘋岛上厮守一生?

  易先根:语塞。

  中 瑜:难道蘋岛就没有带给您一丝联想?

  易先根:有。而且是无限联想!你刚才说得对,蘋岛确实是一座爱情岛,我把它跟潇湘、跟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联系起来,就有了很大的发现。

  中 瑜:哦?什么发现?

  易先根:曹雪芹有很深的潇湘情结。

\

易先根作品

  中 瑜:那好,我们今天就聊一聊《红楼梦》里的潇湘情结。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永州人,我是知道潇湘的来源的,但是很多外地的网友不知道,能否简单介为大家绍一下?

  易先根:零陵古郡,永州之野,乃潇湘故地。潇湘从来就是最古之名区。潇湘成为红楼梦悲剧的原生境地,至今仍有九疑斑竹、零陵香草、潇湘庙三个硬件作为力证,无可辩驳地证明曹雪芹在构筑红楼梦这部名著时,起用了上古帝舜与二妃的爱情悲剧作为原型,并用潇湘作为文化标识时时提醒读者的注意。

  那么,潇湘是什么? “潇湘”一词本身即清凝蕴结,撩人情思,何况其间水曲千里,峰秀万重,更有朝昏之景,四时之色,从来就是诗美的化身,美好的代名词,诗化了的祖国河山。因此,她美得令人肠断,美得令古往今来的文学艺术家无不为之倾倒。你们看,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典文艺,特别是唐诗宋词元曲之中,潇湘的出镜频率之高,让人惊讶不已,竟有那么多世界级的顶尖文艺家擒住“潇湘”不放,他们上下左右,里里外外,对之百描不够,百看不厌,让其多角度、多层次、全方位地反复登台亮相,博得世人的喝彩。好像在欣赏一位绝色美女,生怕遗落任何一个细节,有如仔细观看品味巫山神女、洛神、嫦娥、西施、王嫱、红拂那般“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不知迷醉了多少文人骚客,几令他们神魂恍惚,如此激动不已。美丽而丰饶的潇湘大地真是“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那般雨后春花的美容娇态,柔情蜜意,可谓风情万种,神韵交迭,美不胜收。

  中 瑜:潇湘如此美艳绝伦,备受世人青睐,请问,它什么时候成为文学的母题的呢?

  易先根:据不完全统计,“潇湘”作为文学意象最早在东汉民间文学中悄然出现,三国时期的大才子著名诗人曹植便将“潇湘”写进了他的《南国有佳人》诗中:“朝游江北岸,夕宿潇湘沚。”汉魏六朝以来,一些名声响著的诗人也就比肩接踵地吟咏“潇湘”。如南齐诗人谢眺有《新亭渚别范零陵》就有“洞庭张乐地,潇湘帝子游”的诗句;南梁沈约在《湘夫人》一诗中劈头一联,便展开“潇湘”的风情画卷:“潇湘风已息,沅澧安复流。”根据《全唐诗》检索唐代诗人单纯使用潇湘意象的次数达259次之多,还有众多集外遗篇与其他文类除外。到了宋代,仅以《全宋诗》中便检索到“潇湘”一词出现频率达599条。由此观之,潇湘似乎成了文学的宝库,其库存量之丰厚,可谓天下之最。

  其次是绘画。北宋时期的山水画大家李成首次创作了《潇湘八景图》。随后北宋画家宋迪于嘉祐8年(1063)画成潇湘风景平远山水8幅,元丰初年(1078),宋迪又创作了《潇湘晚景图》。另有宋代书画家米芾在获得李成《潇湘八景图》后,仔细精研,加上自己的感悟,热衷“潇湘”文化,撰成《潇湘八景图诗序》,并书传天下,影响深远。此后,“潇湘”与“潇湘八景”成了山水画的热门题材,各地画家包括宋代宫廷画院的画家纷纷泛舟潇湘,争相摹绘,佳作叠出,形成了文化史上的“潇湘热”。作为有声诗画的音乐也被裹挟了进来,宋代音乐家郭眄创作了古琴曲《潇湘水云》,独领中国古典乐曲的风骚,千百年来荡气回肠,绿了芭蕉,红了樱桃。

  中 瑜:那么,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潇湘”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易先根:“潇湘”是一种美的意象。首先从形式上看,它是双声字,音韵铿锵和谐,琅琅有声,不仅读起来响亮上口,而且听起来悦耳动听。再从内容上看,则是山水的珠联璧合,阴阳的天人合一。如果从人文心灵上去感受,“潇湘”是皎皎月光下湘妃竹婀娜多姿的倩影;是一叶扁舟荡过水面的欸乃声声;是文人墨客望断南飞雁的低吟浅唱。或者说,“潇湘”是一种宁静,出世的宁静,无为而无尽的寂寞;也是一种优雅,风华绝代的优雅,令人为之销魂的优雅;更是一种陶醉,乐以忘忧的陶醉。一句话,“潇湘”是一个美的精灵,优姿美态地飞翔在魔幻迷离的艺术天空,焕发虹彩缤纷的花絮与风韵。

\
易先根作品
 

  中 瑜:能否讲一下“潇湘”在唐诗中的表现?

  易先根:“潇湘”在唐诗中朦胧虚幻,缥缈无极囊括了许许多多的人文历史和自然风物,逐渐成长为包括虞舜、二妃、屈原、渔父、苍梧、洞庭、衡岳、君山、汨罗、桃源、斑竹、大雁等在内的系列意象,影影绰绰,形成文学艺术的美象,泛溢人文内涵、自然风韵和诗人个性情思有机地合成潇湘意境,后来又流浸到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以及绘画音乐,表现为朦胧神秘而风流浪漫;玲珑剔透而晶莹清翠;悲伤贞坚而幽怨凄迷;神奇美幻而悱恻缠绵层筑叠构的美学蕴涵。潇湘因如此丰厚而深沉的美学层面,几乎成了我国古代采挖不尽的文化宝库,以至凝结为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墨客欲罢不能的“潇湘情结”。可以说,曹雪芹《红楼梦》里的“潇湘情结”也源自于此。

  中 瑜:为什么?能否详说一下?

  易先根:战国时代楚国诗人屈原将舜帝和二妃的爱情故事写进了《九歌》,是为《湘君》与《湘夫人》。《湘君》与《湘夫人》原为配偶神,是楚国境内所专有的最大河流湘水之神。这一神祗最初也和天上的云日之神一样,只不过是初民崇拜自然的一种意识形态的表现。后来由于人事纠纷上的联系以及有关上古时代传说渐渐充实了它的内容,特别是“天人合一”的社会追求与人性需要附丽而成人文故事,演绎为历史传说。

  从这一观念出发,屈原创作的《湘君》与《湘夫人》虽为天地祭歌,但因为是借上古帝舜与二妃的爱情故事演绎出来的人类历史的一场大悲剧。因此,我以为《红楼梦》大悲剧的原型不是过去红学研究者们所说的为作者曹雪芹的自传,也不是影射清•康熙时著名词人纳兰性德。我从情节与情理上进行了反复推敲,《红楼梦》隐去的真事应该是上古帝舜与二妃的爱情悲剧,是这一悲剧的幻化与演绎。当然这个幻化与演绎过程囊括了作者所处时代历史和社会环境的全部生活内涵与意识形态。帝舜与二妃只是它的原型而非实体,不能等同看待,这是文学形象与文学原型的共同规律。

  曹雪芹不是一般的小说家,靠瞎编胡造营生。他是旷世奇才,为超级的文化大家。他的文化修养属百科全书,无所不包,无所不精,体现在书中的文化知识与现实生活体验格外丰厚而全面而深刻,这是与他本人的高素质和广博修养分不开的。像他这样高水平的作家在选用原型时一定会注重它的高度与深度,而且要经得住历史的与现实的检验,并能让所有的人能够接受。这就必须走上历史的最高平台,请下至高无上的尊神,高屋建翎地君临天下,俯视社会人生,洞穿世事学问,横扫世态炎凉,穿透人情世故,挖掘隐藏于人心中的诡秘与社会深处的玄妙。如此的文学原型,曹雪芹选来选去,经过多次筛选,最后认定非帝舜与二妃莫属。因此他将真事隐去,从帝舜与二妃的身世与身上幻化出贾宝玉与林黛玉,特别虚构了“太虚幻境”这么一个虚拟的世界。“太虚幻境”移落现实世界就成为了“大观园“,以此为舞台,上演”宝黛“大悲剧。

  尽管经过幻化,但仍不离其宗。他将“娥皇女英”的灵魂幻化为绝代佳人,封为潇湘妃子,化名林黛玉,主演这一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悲剧,因而潇湘不意便成了这一悲剧的舞台,更重要的是演化为这一悲剧的代号,透出其深层的文化密码。这是因为帝舜与二妃的爱情悲剧发生在潇湘,潇湘才具有获得这一荣幸的资格。

  中 瑜:如果从地理学上来考察呢?

  易先根:根据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对“潇湘”的解释:湘,湘水,出零陵阳海山,北入江,从水,相声。阳海山源出阳海河,秦始皇于兴安修灵渠(人造运河)分阳海河七分入湘,三分入漓,形成湘漓分派。所谓湘漓乃“相离”,指阳海河三七分流所形成的一水分而相离,这“相离”二字便是生离死别人生悲剧的影射。“相离”二字加上水便成“湘江”与“漓江”。那么潇水从何而来,一定与湘水的源头不远,并从这生离死别的深处流来。北魏郦道元《水经注》里原来那个形容湘水的“潇”字本身也是一条河流的名字,因水清而深得名,源出九疑山。这就是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地图上所标示的“深水”,这个“深”与古人对“潇”的解释不谋而合,“深、潇”同为一义,也便同为一水。湘水源头阳海山与潇水源头九疑山同为零陵,都在苍梧之野,只不过一为东,一为西,形成东西分注的汰势北流入江。这两条河流在各自流经数百里之后却奇迹般地又在零陵蘋岛汇合了,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潇湘”。

  中 瑜:依照您的观点,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做了什么样的比喻?

  易先根:曹雪芹将舜帝和二妃的旷世奇情幻化成红楼悲剧,不言而谕,帝舜的化身便成了那块女娲补天遗下的五色顽石,被太虚幻境的警幻仙子留在赤霞宫中,名他为赤霞宫神瑛侍者。他却常在西方灵河上行走,看见那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棵“绛珠仙草”,十分娇娜可爱,遂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仙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甘露滋养,遂脱了草木之胎,幻化人形,仅仅修成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餐“秘情果”,渴饮“灌愁水”,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甚至五内郁结一段缠绵不尽之意,常说“自己受他雨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若下世为人,我也同他走一遭,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还得过了。”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都要下凡,造历幻缘;那“绛珠仙草”也在其中。

  于是便有了“还泪“之说。“欠泪的己尽”,于是便有了“斑竹”之说,此乃“还泪”之形象写照。如今繁衍在九疑山上,蘋岛之上,君山之上的森森斑竹,在风雨之中摇曳,浅吟低唱那段如烟往事,如泣如诉那场风月的生离死别,感怀人生无常的悲欢离合。而这密集的斑竹竟源生于九疑山,寄情于零陵蘋岛,叹息于洞庭君山。显然这条万里奔流的潇湘爱河不是流在天底的地上,而是流在世人的心上,永远大放悲声。高天厚地,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情难酬。这笔难以酬还的情债,永远苦烦离索着世人“灌愁”的心河!

  中 瑜:您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不过,小说里的具体表现在哪些地方?

  易先根:《红楼梦》中林黛玉还泪情节与二妃泪洒斑竹的对应描写所在多多,情意切切:第一回题金陵十二钗,即《石头记》缘起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第二十七回林黛玉《葬花辞》中有洒泪之悲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把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

  泪尽见血,已是彻底酬报那灌溉之德,从而还清那笔情债。

  第三十四回林黛玉题贾宝玉赠帕诗三首,全是洒泪之叹:

  其一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更向谁?

  尺幅鲛绡劳惠赠,为君哪得不伤悲。

  其二

  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

  枕上袖边难拂试,任他点点与斑斑。

  其三

  彩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泪迹已模糊。

  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

  三首诗皆是声声泪,字字血,凝结为一段没法消解的深情。其间的“泪”与“竹”联成一体,构筑斑竹的悲剧形象。

  第四十五回,林黛玉面对秋窗风雨写下的《秋窗风雨夕》,又是班竹之悲歌:

  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

  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

  潇湘妃子被窗外风雨惊醒,“抱得秋情不思眠,自向秋屏挑泪烛”。那番痴迷,那番情爱全化作了泪点抛洒疏竹。斑竹形象老是徘徊不去!

  至于第七十回上林黛玉那首代表作《桃花行》更是血泪的悲凝蕴结:

  侍女金盘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鲜艳何相似,花之颜色人之泪。

  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

  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中 瑜:您认为曹雪芹笔下贾宝玉和林黛玉是历史人物的化身?

  易先根:对!深居潇湘馆的林黛玉,是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册封的第一号女人公潇湘妃子,也是作者心目中理想的化身。永州的蘋岛就是曹雪芹笔下潇湘馆的原生境地,而二妃即为林黛玉的灵魂化身,不言而喻,贾宝玉也就是帝舜的衍生物了。怪不得宝黛之间为前世有约而忠贞不渝,成为永恒爱情的千古绝唱。

  此一演绎虽为文学创作的虚构,但仔细想来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哩。

  你看,二妃是湘妃,即潇湘妃子。二妃庙为潇湘庙,即潇湘馆。二妃为帝舜殉情投潇湘水而死,后化为潇湘神。林黛玉为贾宝玉殉情,蹈水而死,死后化为为降珠仙子,就连她的小名颦儿都与蘋岛的蘋同音。蘋岛的“蘋”原是指一种水草,至秋天开白花,岛的周围因漫生蘋花而得名为蘋岛。其实,我倒以为就是“颦”岛,那江心一岛,远远望去,不正像潇湘水面(脸面)上一道蹙眉吗?这道紧蹙的眉头即为“颦”的形象写照。这么一联想,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可见蘋岛的美又是何等地丰厚啊!如果再大一点展开来看,还在于蘋岛的空间位置是那么地空灵无际,俨然就是《红楼梦》开头所营造的那个太虚幻境。无疑,《红楼梦》中的那个太虚幻境是美的天国,又是艺术殿堂,更是人生如戏如梦的舞台。由此可见曹雪芹的假语村言是一点也不假不村(土)的了。曹老夫子如此深明的大义,激赏的大美,抒发的大情者,原来不在天上,不再虚无飘缈间,而在人间,而在零陵蘋岛,而在潇湘夜雨的灵山秀水之间,足见蘋岛的美势何其强劲而深纳,蘋岛的夜雨又是多么地诗情迸发,诗美缤纷。

  中 瑜:易老师,以上所言,可以说是我们永州版的红学,虽然只是你一家之言,但也可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感谢您为大家重新诠释了《红楼梦》,也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易先根:不客气。

  【记者手记】认识易先根老先生十多年了,我从心里钦佩他这个人。他的生活作风、学习精神、乐观态度都是众口交赞的。易老师的涉猎很广,小说、诗歌、散文、民间文学、文艺评论、绘画,等等,样样来得。这一度让我感到困惑:做访谈时怎么切入?后来,看到他在《潇湘讲坛》上的演讲,我觉得虽然他说的未必完全正确,但也可以成为土得掉渣的永州版红学。于是,找了一个机会,跟易老师聊了一顿,感觉到认识他是一种缘分,听他聊天更是一种福气。

更多
永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永州新闻网"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永州新闻网所有,其它稿件必须注明本网"来源";
2、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变更篡改、复制转载、建立镜像等,否则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州新闻网联系;
4、本网转载新闻获取更多信息为目的,并不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5、欢迎网友举报虚假新闻:0746-8358676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一、发表评论前,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禁止发布广告、违法信息及政治敏感等言论;
    二、发表评论后,请等待系统自动审核通过后才能看到;
    三、您所发表的评论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引起纠纷后果的一切由发布评论者承担责任。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