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市委市政府新闻门户网站 APP客户端下载 报料:0746-8358676 招商:13907468977 投稿:yz8358676@126.com 设主页 加收藏 RSS

诗印原从问觉来——访永州著名篆刻家、诗人彭庵酩

[来源:中国永州新闻网] [编辑:周文君][校对:周艳]
时间:2014-12-15 09:44:32 标签:永州篆刻家诗人 我来评论(0) 关注本网微博 阅读更多

  诗印原从问觉来

  ——访永州著名篆刻家、诗人彭庵酩

\

  【人物简介】彭庵酩,字子渊,号岩溪。1957 年出生,衡阳祁东人。大学文化。参加工作后,长期从事企业财务管理。1970年接触篆刻,1987年成为省书协会员。

  中 瑜:彭老师,您好!一走进您的问觉堂就有一种亲切感,里面的书画印章及藏品,让人有一种心旌摇荡之感,请问,您为什么将自己的工作室暨茶馆取名问觉堂呢?

  彭庵酩:“觉”应有觉悟、省悟之意,“问觉”,可以讲是我在学问、艺术上的求索逐渐走向明白醒悟的过程。另一层意思,“觉”,又是佛的别称,那么,“问”则有质问之意,也许是我对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因果无应、世态不公弄不明白,所以我去问之大觉,这或是我对人生方面的某些感悟。或许大家还可作别的解析。

\

  中 瑜:两年前,有人为永州搞篆刻的策划了一个品牌“永州七刀”,按年纪排,您是老大,影响力也很大,可是还有人不甚了解您,能否简单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先从幼年时谈起吧!

  彭庵酩: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介绍的。我出生于祁东县洪桥区青山坳村,小学在益城观完小读的,初中毕业后得到了大哥的帮助才读的高中。

  中 瑜:后来呢?

  彭庵酩:高中毕业后,我被招工到衡阳地区水泥厂,这家工厂就是湖南省黎家坪水泥厂的前身。1973年,厂里派我和另外两个人去湖南省建校复习了一年,准备报考湖南省财经学院。结果,三个人中只有我一个人考上了。我在湖南省财经学院读了四年半,1978年毕业后回到了黎家坪水泥厂,做成本会计。后来当财务科副科长、科长,又调监察科当科长。1991年底,调到位于冷水滩的九嶷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搞了几个月的财务科长,后来做总会计师,一直到现在。只是,九嶷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十三年前已经停产,目前正在改制中。

  中 瑜:工厂停产后,您还去了哪些地方?

  彭庵酩:2003年去了东莞,在一家玩具厂做财务总监,因为我是注册会计师待遇还不错。我在那里干了三年多,觉得年纪大了长期在外不是味道,于是回到了永州。在家里搞了一年多,又去了南宁的一家房地产公司,也是做财务,也是搞了一年多,就回到永州再也不想出去了。

  中 瑜:您是一个老会计啊!如果您不说,几乎没有人敢将会计师和篆刻家联系在一起。请问,您是什么时候与篆刻结缘的呢?

  彭庵酩:说来话长。我生于农家,小时候干很多活。由于我们那里离铁路不远,有部队经常在附近拉练。有一次,我去地里挖红薯,红薯藤带出一枚篆刻印章,我寻思是部队战士拉练时所遗。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那枚印的篆刻水平确实不怎么样,但在当时很让我感到新奇。我拿回家清洗之后,就学着刻。期间,也受过一位老师的影响。

  中 瑜:谁?

  彭庵酩:我大哥的同学彭振贵老师。他在衡阳师专教书,教授花鸟和写意山水,经常跟我哥哥联系,到我们家来玩。有一次,他见我用小洋刀刻印章,就主动提出为我刻一方印。他找了一支当时很流行的永久牌钢笔,将笔尖拔出来,然后将小洋刀的刀片弄断插进去,就变成了一把刻刀。我受其启发,就寻到附近的铁路转弯处,将轨道上压出来那些薄薄的钢片敲下来,断片刚好是一边厚一边薄,正适合做刻刀。

  中 瑜:不容易啊!

  彭庵酩:是的。后来我又想到了一个新办法。

  中 瑜:什么办法?

  彭庵酩:我利用读书的机会到祁东县通用机械厂捡钢锯片,那家工厂有很多的断锯片,我捡回来之后在磨石上磨几下就成了刻刀,这比钢轨上的薄片好用多了。

  中 瑜:当时您刻的是木头还是石头?

  彭庵酩:石头。

\

  中 瑜:您的起点很高啊!

  彭庵酩:因为我们那里有很多千层石,也就是现在大家所讲的祁阳石。我就捡了那些石头来刻,感觉还不错。

  中 瑜:后来跟谁学了刻印没有?

  彭庵酩:没有。一直是自幼爱好,自学自悟。当时《红旗》杂志每期都有两幅篆刻作品发表,我就将它们连同其它报刊上的篆刻作品搜集起来,认真临摹。当然,也得益于一本书。

  中 瑜:什么书?

  彭庵酩:一本残缺的《王牧甫印谱》,真是天赐良机。

  中 瑜:来之不易吗?

  彭庵酩:纯属偶然。我们附近有一个村庄叫麦子塘,离我家大约两里路。那村里有一个读书人名叫江达生,是个晚清秀才,他家祖祖辈辈都读书,是名副其实的书香世家。 “文革”时期,造反派从他家操出了两屋子的书,堆在我们院子里,我就从中找了三四本书,其中就包括那本残缺的《王牧甫印谱》。参加工作之后,尽管自己是搞财务的,但我还是对诗词和篆刻一日不离,很是投入。

  中 瑜:您最早为谁治印?

  彭庵酩:记不清了,但我记得1982年,我把我的印谱拿给汪竹柏老师看,那时汪竹柏老师在地区文联负责诗词书法方面工作,他看了后说我填补了零陵地区篆刻方面的空白,这应该是汪老师对我的鼓励。所以,后来蒋贤哲、汪竹柏、周进隆、易先根、黎笃田等先生们都找我刻过印。

\

  中 瑜:除了本市,更远的有您的“粉丝”吗?

  彭庵酩: 我的印更远流到过台湾、日本,1992年,篆刻作品在中日篆刻交流活动上获得特优奖,日本议员左滕观树在赏状上签了字;上世纪八十年代,祁东县统战部要我给台湾的李清、洪瑞松两先生刻过印,他们俩是黄埔军校毕业的,爱好书画,我跟他俩因印结缘,多有书信往来。李清先生还在祁阳办过画展,特意邀我参加,我和洪瑞松先生却一值未见过面。

  中 瑜:您的第一幅篆刻作品发表在什么地方?

  彭庵酩:上世纪八十年代发在《中国建材报》上,具体时间记不清了。

  中 瑜:搞了这么多年的篆刻,您对篆刻有哪些独到的见解,能谈一下吗?

  彭庵酩:我之为印,虽已有些年头,却从未深研苦究,只是有时无事,驱半日之闲。二十年前,参加过一些赛事,或投稿国内外一些报刊,间或有作品入展或获奖。近些年多是应酬之作,虽结集几本印谱,也是艺友交流,难登大雅之堂。在我结集印谱的自序中有这样一段话:篆刻,观之虽简,仅笔墨刀石而已。然非博览前贤真迹,了解先民古印之制度,篆体变化之格例,终难臻至阃奥。治印,即走刀镌石,故用刀要拙,不拙则无雄深之气韵。用锋宜锐,不锐则无峭拔之风神。印宗秦汉,秦汉古篆形体笔势多平方正直,且富于变化。方寓于劲,方并非即是劲,故要得其方劲。圆寓于转,圆并非即是转,故要得其圆转。有方劲而乏圆转,近乎旷悍;有圆转而失方劲,近于媚俗。静心悟变,达到方劲中兼具圆转,实中见虚,虚中见灵,气格壮伟雄强,意味纯朴虚和。这段文字应该是我治印方面的艺术追求,我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

  中 瑜:这些年来,您的诗词及篆刻作品获奖情况如何?

  彭庵酩:前面讲了我在中日篆刻交流上获过特优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湖湘书法大赛,我的篆刻作品参展,还参展过1986年的湖南省第五届书法篆刻作品展、1992年的湖南省首届印社篆刻作品展,又以篆刻加入省书协。后来也没投稿参赛了,自己刻着玩,偶尔有朋友同道索印。诗词我从未投过稿,更没有参加什么赛事,当然没获过什么奖项,如果以参赛获奖而写诗,我是写不出这些诗词的,不知道杜甫、陶渊明当年获过诗词奖没有?。

  中 瑜:您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呢?

  彭庵酩:我青年时代在长沙读大学时,我每周的星期日到省图书馆借阅书籍时,得知那里有湘潭大学中文系许山河教授的古典诗词讲座,也许是缘于我对中国古典文学的兴趣,我便常去听,很幸运,从那时我学会了诗词格律。

  中 瑜:诗词格律?也就是平仄音韵吧!现在我们好些人都很想写格律诗词,却苦于弄不懂格律,你能谈一下吗?

  彭庵酩:诗之讲究平仄格律,应是中唐以后,那时先贤们摸索出来诗句中有了平仄、押韵、相粘、相对,读起来就会有音乐般的节奏和旋律感,所以就有了格律;词盛于宋,词的要求更严,都有约定俗成的词谱,要按词谱去填的。这些也不是很难,借助诗词格律类的工具书,只要掌握了方法,有志于旧体诗词创作的朋友都可以学得会的。现在我们偶尔从报刊杂志上读到有些人写的诗词,语句和内容都还不错的,但仔细推敲一下平仄格律,却又很混乱,严格来讲是不能称为格律诗词的。当然,诗词更重要的是格调要脱俗。

  中 瑜:格调脱俗?我们读你的《问觉堂吟草》,句子都很古雅,甚而感觉像是在读唐诗宋词,有恍若隔世之感!

  彭庵酩:有好些朋友也是你这么讲,还有个笑话,我原将我的几首诗词跟唐诗宋词混在一起,拿给楚钺先生读,他还真的没有分辨出来。近现代书画家、诗人林散之向他的老师黄宾虹请教笔法,黄宾虹讲了钉头、鼠尾、鹤膝,蜂腰等病笔后,又说,笔病好除,俗病难医。林散之又问,俗病怎么医呢?黄宾虹又讲,唯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不喜烟酒,什么牌都不会打,业余的时间都用在读书和治印上了,加上数十年来大半生的人生阅历,积累下来,稍微有点体会,就是那些诗和印。离古人讲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还差得远。

\

  中 瑜:您都爱读哪些书?

  彭庵酩:《诗经》,《左传》,《论语》,《孟子》,《肖统文选》,诗词,书画篆刻,哲学,宗教类等等,比较杂,早年我闲来没事时还读过《辞海》,《辞海》里面的内容包罗万丈,每个词条逐条地读,我还翻烂过两本《辞海》。有人问过我那些诗句是怎么写出来的,我讲,有点象现在的电脑智能打字,打出前面的字接连跳出后面的词组或句子,这或许跟我平时的读书积累有点关系吧!

  中 瑜:在您的《问觉堂吟草》有好些您在学问、艺术方面求索的内容,比如七律《书斋悟真》:细雨轻寒水草茸,茶余兴起玉楼东。诗词整饬联章谨,篆刻焉求点画工。放浪书存金石气,温锓印有阁芸风。豪华落尽真淳见,挂角无痕雅俗通。诗中有您对诗词篆刻方面的感悟,还可隐约感觉到您的艺术观。

  彭庵酩:是的,《吟草》中有这方面的内容。

  中 瑜:这是篆刻艺术方面的,还能谈一下您诗词其他方面的内容吗?

\

  彭庵酩:我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写诗,累计下来应有一千来首,整理出来那本《吟草》,共收录了三百余首,体裁上诗、词、曲、赋都有,就内容来说,大致有情感、文艺、咏物、对现实看法、人生感悟等等吧!我也没有归纳过。

  中 瑜:情感有亲情、友情和爱情,这些都是古今中外文艺作品永恒不变的话题。比如爱情,您那些描写爱情类的诗词真切而感人,我想如果不是诗人亲身经历是根本写不出来的,这些都是真的吗?应该每首诗背后都有一个小故事吧!比如《蝶恋花·北京客馆念佳人》:难得清凉留细雨,客馆频年,信是幽闲处。更喜三秋重九至,还乡邀月偲偲语。银汉迢迢多别绪,暗想佳人,旧句挑灯咀。胭脂梦回鸡塞远,曰归犹未能归去。有什么故事,能说来听听吗?

  彭庵酩:其实我的每一首诗应该都有一个小故事的,这首《蝶恋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北京学习,原跟我爱人柏蓉通了电话讲要回家的,但因为别的原因没有回了,所以“曰归犹未能归去”,只好在宾馆隔着“银汉迢迢”,“暗想佳人,旧句挑灯咀”,想念远方的爱人,吟咏这旧有的诗句。还有些情感类的诗词我是以女人的角度来写思念情郎的,有点类似于古时的闺怨诗。至于每一首诗后面的小故事,有些是写我自己,有些是写别人,不便我多讲,留给读者一些想象空间吧!

  中 瑜:您有一首《先父愁》:个里兰秋殢,凄凉尽日风。黄泉无亥市,冇酒约吟朋。冇酒约吟朋,先父也吟诗?

  彭庵酩:说起来还有这点渊源,我年少时老家有个人,赶集回来经过我家,总要在我家坐一会儿,好像跟我父亲谈一下诗文。我只是有个模糊印象,他们读的书不多,可能诗也写得不怎么样,不知道我后来写诗是不是那时候种下的种子也很难说。前年《问觉堂吟草》出版后,正值中元节,因我原来的诗稿修改过多次也不成样子,我连同纸钱一并祭给了我父亲,与父亲阴阳相隔,让我父亲也读读吧!

\

  中 瑜:手稿都烧了,还真有点可惜!还有您的《哭增儿》、《念内人》,这些应是亲情,我们读着诗句,仿佛可以感觉到一个感情丰富、有血有肉的庵酩先生来,而非独一般的篆刻家、诗人。还有您对现实的批判,比如《一剪梅·隐忧》:“岸柳阿娜草色苍,万里云乡,万里春光,等闲日影上垣墙,卸了桃妆,老了娇杨。 一代风流想谢娘,软语添香,浪语雌黄,偎红依翠数官商,也是兴邦,也是衰亡”。对世风的批判是有一定深度的。还有对贪腐的憎恶,对动乱年代的深刻洞悉以及对当前城市化进程中的负面效应的忧虑等等。个人、家庭、国家的命运联在一起,这又是一个文化人的良知和对国家、社会的一种优患意识、家国情怀!

  彭庵酩:是的,文学不写现实是没有深度的,我只是提出这些现象和问题,发人警醒或受启迪 ,关键是要去改变它。对现实我也并非一味的批判,也有歌颂的。

  中 瑜:如您的《踏莎行·国殇》:恶梦西川,山崩地裂。层楼成片遭摧折。生生死死恨无穷,岷江流淌皆民血。 抢险鏖兵,颠连昼夜。英雄笑对天凌虐。克灾浩气贯长虹,八方大爱倾心贴。这是汶川地震中抢险官兵的一曲“正气歌”,世上有假丑恶,也有真善美。还有,您的诗词中写永州的多吗?

  彭庵酩:我虽非出生在永州,但长期生活在永州,对永州有着很深的感情。永州山好水好,历史文化底蕴十分深厚,我经常游历其中,因此,赞美永州的诗词也不少。

  中 瑜:举几个例子试试看。

  彭庵酩:我知道你是永州市柳宗元研究会的理事,还听说过你也在柳子庙里读过书。我好像写过一首拜谒柳侯祠的诗。

  中 瑜:是那首七律《经愚溪谒柳侯祠》:愚溪斜枕石崚嶒,雾碧云苍草末生。篱落菊黄秋有色,山空莺老树无声。闲来月下三杯酒,愁向花前一曲琴。十载淹留成八记,文章绝代远枫宸。写了柳宗元,就不写怀素?

  彭庵酩:也有的。秃笔成荒塚,长埋地下深。黄泉无晓日,书翰与谁论?还有何绍基、陶铸等,大家在《吟草》中都可以读到。

  中 瑜:您最崇尚哪几位诗人?

  彭庵酩:杜甫、陶渊明。

  中 瑜:您参加过哪些诗社,或跟哪些诗友有过交流?

  彭庵酩:早年加入过南岳诗社,也好些年没去参加他们的活动了。我这人生性好静,不喜凑热闹,近年有这个那个诗社这样那样的活动,有朋友来叫我去,我也不大去,性格使然。我写诗是有感而发,甚而本市文艺界的朋友们也少有人知道我写诗填词。只有住我附近的楚钺先生,常来我这儿谈诗论印,他对文艺方面见解比较独到,他甚而有时也讲我的诗有什么不好的,当然我很愿意听,“道吾恶者是吾师嘛”!我们有时也有争执,至少说明他关注我的诗了,但是到后来我的好多诗他居然都能背诵。出诗集时有朋友要我找某某名家或领导作序,我这人向来不迷信名家和权威,请楚钺给我写了序三,尽管是导读性的,后来大家反映还不俗。我还请张泽槐和黎笃田两先生给我分别作了序一和序二,他们也都是我多年的老朋友。

  中 瑜:我听本市文艺界的对您的《问觉堂吟草》评价都很高,无论是诗词格律、格调,思想性、艺术性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有些人甚至对其中有些诗句也能背诵。

  彭庵酩:都是朋友,肯定都讲好罗!我倒想听一些批评的意见。至于达到什么高度,不敢当!那些句子只是我前段的真情记录,内心独白,毁誉由人,好与不好,留待时间来检验吧!

  中 瑜:我市好些书法家都爱书写您的诗词,据我知道有黎笃田、周进隆、邹武生、宋运清、魏湘江、周晔等都写过您的诗词成书法作品,大有有水井处就有人歌柳词,洛阳纸贵呢!

  彭庵酩:他们写是写了一些,诗友书友交流唱和吧!他们也都写诗,我们都有唱和。其实最早书写我诗词的是楚钺,那时《问觉堂吟草》还没有出版,他正学草书,他将我的诗词写在毛边纸上,然后查草书字典研究每个字的草法,我还给他装订过好几本,我市已故收藏家沈泗海先生还收藏过一本。记得当年楚钺先生还吟得两句:他年翰墨修来老,日录问觉三百行。

  中 瑜:除了本市,您还跟外省市的人有过交流吗?

  彭庵酩:有,通过书友、诗友介绍,衡阳、广西、上海、南京有诗友,我们交流过诗集。衡阳市诗词协会主席旷瑜炎先生,上海市的刘永高先生,他书法师从胡问逐先生,听说刘永高先生诗词书法在上海有一定影响的。他们收到书后也都评价还不错的。我前面提到的在衡阳的彭振贵老师,也就是我受他影响的篆刻启蒙老师,我后来听人讲他教人写诗曾拿我的诗词作教材。

  中 瑜:《问觉堂吟草》出版后,近来有新诗吗?

  彭庵酩:有,前段时间我写过咏永州八景,八首七绝,永州新报、永州日报都登过,有点新诗词就用笔记本抄下来,又集了差不多一本小册子了。

  中 瑜:您还打算出哪些著作吗?

  彭庵酩:如果条件成熟,我还打算出《问觉堂续吟》、《问觉堂印集》。

  中 瑜:您跟文艺界的朋友交往这么多年,有什么趣闻吗?

  彭庵酩:在黎家坪水泥厂时,自己经常给《中国建材报》、《半月谈》等报刊投稿,主要是诗词作品,还参加了一些地方性的征文和比赛。我写诗词喜欢用活页纸写,平时走到哪里,想到什么,就随手写出来。以前很少跟人谈论诗词,所以,不少人包括一些老领导只知道我刻印,却不知道我也爱好诗词。《永州税务》主编朱五福,也写诗,曾发表过我的作品,也曾向我求印。我们相识时我才三十多岁,见面时他说在他的想象中我应该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他特意去黎家坪水泥厂找过我。

  中 瑜:您在黎家坪水泥厂时,可谓魅力四射啊!

  彭庵酩:呵呵。当时的永州日报副总编张卓琳先生也曾到黎家坪水泥厂找过我。1987 年,湖南电视台的女记者李煜到我家来看我,请我讲企业文化,在电视上做了专题报道。

  中 瑜:在您与各地的编辑记者打交道时,有没有什么印象很深的故事?

  彭庵酩:有,说出来也是笑话。

  中 瑜:那就请您说一下吧。

  彭庵酩:也是跟张卓琳老总有关。记得我们初次相识是他主动到黎家坪来找我的,在见面之前,他跟朱五福一样,认为我是个老头子,哪知道见面后才知道我只有三十二岁,在当财务科副科长。张卓琳先生看见我的作品,说有潜力,鼓励我将作品搞好,并且时常跟我保持联系。有一次,我听说他患病住院,于是跑到零陵去看他。因为走得匆忙,没有带东西。下车后,又不知买什么才好,想到他喜欢喝酒,就到商店买了两瓶白酒去看他,结果被医护人员笑话了。时至今日,张卓琳先生见了我就说,活了几十年,从没有见过看病人送酒的。

  中 瑜:呵呵,真是有趣啊!我来理解,他们想象的比您实际年龄大,应该是感觉您的诗词和印章作品比较老到来推断您的年纪的吧!谈了这么多,我能感受到您对人生、社会的思考,对艺术独到的见解和追求,以及一个文化人独立的人格。好了,尽管意犹未尽,还是下次再聊吧。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彭庵酩:谢谢你对我的关注。

  【记者手记】认识彭庵酩有两年多了,印象中,他是一个很谦和很厚道的人,外出应酬较少,却特别喜欢阅读和篆刻。无论你在哪里认识他,通过与他的交往,都对他产生一种油然而生的敬意。其实,老彭不很善谈,而且性格比较内向,只有谈到篆刻和诗词时,老彭似乎就有很多话要说。他要么不说,一开口就很睿智,这正如他的篆刻,给人的感觉既不失朴实厚重的传统之美,又有自己的独创痕迹,这让我这个门外汉产生了浓厚兴趣,在他面前洗耳恭听两个多小时,于是有了这篇访谈。

更多
永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永州新闻网"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永州新闻网所有,其它稿件必须注明本网"来源";
2、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变更篡改、复制转载、建立镜像等,否则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州新闻网联系;
4、本网转载新闻获取更多信息为目的,并不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5、欢迎网友举报虚假新闻:0746-8358676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一、发表评论前,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禁止发布广告、违法信息及政治敏感等言论;
    二、发表评论后,请等待系统自动审核通过后才能看到;
    三、您所发表的评论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引起纠纷后果的一切由发布评论者承担责任。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