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市委市政府新闻门户网站 APP客户端下载 报料:0746-8358676 招商:13907468977 投稿:yz8358676@126.com 设主页 加收藏 RSS

胡利波:子承父业在大山

[来源:永州新闻网] [编辑:彭珍琳][校对:周艳]
时间:2016-08-30 17:08:21 标签:利波大山 我来评论(0) 关注本网微博 阅读更多

  子承父业在大山

  ——访道县桥头林场奔塘小学老师胡利波

  永州新闻网记者 杨中瑜

  永州之野的道县桥头林场,与广西全州县接壤,在这里有一所偏僻的村小——奔塘小学。40多年来,这所学校一直只有一个老师,一人一校,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山村娃子,而现任老师胡利波子承父业已成为村里和全县教育界的佳话。

  \

胡利波近照

  “一直以父亲为榜样”

  2016年8月25日下午,记者来到道县桥头林场。眼前的胡利波,看起来性格很内向,有一种近乎女孩般的温柔。面对记者的提问,他看了看身边的妻子,轻轻地告诉记者:“我的父亲叫胡永林,曾在这所学校从教24年。他1973年高中毕业,就在村小当民办教师,一人担任3个年级的复式教学任务,还兼村夜校的老师,给村民上文化科及讲授种养知识。24年来,父亲从没无故缺席一节课,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忙来忙去的。教室里的三尺讲台,比家里的饭桌和床更有魅力。和其他民办教师一样,父亲后来转正,1994年考上公办教师。他走过了月薪5元、15元、100元的底薪历程,转正后,月薪才涨到200多元。”

  1997年6月24日开始,胡永林胃痛厉害,喝点稀饭都吐了出来,家人为他着急,学生、学生家长、村民们都劝他到医院去检查,他却坚持要把期末考试和学期结束工作完成后再去治病。

  “父亲很倔,听不进大家的劝告,为了教学,他连续几天未进水米,捧着肚子坚持给学生上课。6月29日,他终于支撑不了,昏倒在课堂上,全班38名学生急得大哭、大声呼唤。我们这些家人和村民把他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胃癌晚期。虽然为他做了胃全切,但毕竟治疗太晚,父亲不到一个月就与世长辞,时年44岁。”

  回忆起远去的父亲,胡利波眼里噙满了泪水:“我下面还有弟妹各一人,父亲去世时他们还小,所以父亲临终前的遗言是:让我接替他在村小学教书,要我爱家乡,爱家乡的学校,爱家乡的孩子们。我遵循父亲的遗言,接下父亲手中的教鞭,在村小一干就是20个年头。我们奔塘村教学点地处湘桂交界的大瑶山里,离县城65公里,离中心学校15公里,交通不便,山路崎岖,经济落后。只要一提起奔塘村,县里的老师们都会唉声叹气,不愿去。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我没有丝毫退缩,近20年来,我一直以父亲为榜样,从事着最辛苦的‘一师一校复式班’教育教学工作,一个独守清贫,始终恪守教师的本色,坚定教师信念,永铸‘立教献身’的理想。”

  \

\

胡利波在给孩子们上课

  教书信念永不变

  奔塘村里有4个组、500多人,村里的小孩基本都在村小上学。胡利波开始接替父亲出任奔塘小学的校长兼老师时,学校有30多个学生,分学前班和一、二年级,共3个年级。因为村民外出务工者多,一些人将孩子带到外面去读书,现在村小只有18个学生了。

  “看见学生的减少,我喜忧参半。喜的是,跟父母外出就读的孩子,学习环境肯定比我们这山旮旯里的村小要好,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忧的是,农村生育低,留守老人多、儿童在减少,学校将来怎么坚持。但是,不管社会怎么变化,我还是坚持做人的原则不变,教书的信念不变,对家乡的感情不变。你别看我讲话轻言细语,其实我平时对学生要求还是很严格的:低年级的学生一定注意打牢基础,将来才能学得轻松,就好比建房子,基础打牢了方能承载高楼大厦。所以,我特别注重学生对基础知识的掌握情况,有时甚至很‘苛刻’要求,学前班要拼音过关,必须会拼会读,还得大声读出来,好为一年级做好准备。而一年级和二年级学生主要以识字为主,要求学生把学过的生了打乱顺序,课课听写过关,课文尽量要做到背诵下来。然而,我觉得教学没有什么窍门,如果有,那就是六个字‘多读、多写、多背’,日积月累,循序渐进。”

  胡利波始终把徐特立、陶行知等优秀教育家当成自己的偶像,始终坚持教好学生必先立德修心、净化情操、抛弃一切杂念,勤奋好学、刻苦钻研方法,探索新课改的教学理念。平时每天上学、放学,胡利波都要接送学生,晚上周末还要去家访。不仅如此,他还十分注重自身修养。在他看来,要想教好学生,必须充实自己的知识能力,所以,他非常珍惜每次参加继续教育培训的机会,先后多次参加了各种培训和函授学习。

  “我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踏踏实实做了一些工作。至于所取得的成绩,可以说微不足道吧。近几年的全县期末检测,我校的成绩名列前茅,去年下期一年级共8人有7人优秀,合格率100%;二年级共5人4人优秀,合格率100%,分别名列全县班级排名第7名和第6名。每一年送往中心学校的学生品学兼优。比如:现在中心学校五年级前五名的我校就有2人;四年级前五名的占了4人。接手我学生的老师都说奔塘的学生好管理,成绩好,可塑性强。”

  \

两年前的奔塘小学

  把学生当成子女

  乡村老师的工资并不高,胡利波为什么乐此不彼甘于待在大山里呢?记者就此抓住不放,寻根究底。

  “在我的人生中,有一个父辈级的忘年交,名叫詹祖乾,60多岁了。我刚当老师的那一段时间,什么都不懂,是他给了我很大帮助,无论教书,还是做人,都悉心指教。詹老师离我家有二十多里路远,当时不通车,也没有通讯设备,只有靠书信方式交流。他每次收到我的信后,再晚也要过来看我教我。记得一个冬天,天气很冷,外面打着霜。自己正要准备去上课,一打开门就看见他走近家门口。原来他天没亮就出发,走了三个小时的路,我看见他的帽子和头发上都结有冰。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很深,原来他是把我当子女看待,认真培养的。我们有很多共同语言,彼此间的师徒关系,可以说胜过他家的父子父女关系。”

  也许,基于詹祖乾老师的言传身教,胡利波的教学上也就烙上了老师的印记,那就是把学生当子女看待。在教学中,胡利波爱生如子,不管是烈日炎炎的夏天还是白雪皑皑的冬天,每天早上他都要挨家挨户去接学生来上学。放学了,又把学生一个一个送回家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早几年,我们学校有个男生,姓周,今年13岁。他是个留守儿童,父母在东莞打工,爷爷奶奶八九十岁了,管不了他,自己就把他带在身边,管吃管住,还经常单独辅导他。因为我们学校只有一二年级,现在他已经转到中心小学去读书了。还有一个男生,姓胡,在我们学校读一年级读了一个学期,父母就把他带去珠海,哪知道到了那边,学习成绩跟不上。后来,又转回读二年级,经过我的辅导,现在学习成绩挺好的,语数都有90多分。”

  其实,胡利波帮学生的例子有很多,他也不想再讲。在他看来,那都是老师的职责和义务,自己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

  \

正在扩建的奔塘小学

  疾病与寂寞双重折磨

  “当老师难,当一名好老师更难。一所学校一个老师,最切实的感受就是寂寞。对我来说,还得加上疾病的折磨。”胡利波告诉记者:“我2000年就患上了银屑病,俗称牛皮癣。这种病奇痒难耐,特别是冬天睡觉,钻进被子睡暖了之后,就痒得睡不着,全身有大块的银屑掉落。得病16年来,我先后辗转省内外各知名度高的医院治疗,花费不少。”

  2012年,胡利波全身上下大面积复发银屑病,妹妹得知后,从网上查到广州四五八空军医院皮肤科治疗该病有独到之处,让他去那治疗。可是,胡利波为了不耽误学生上课,一直拖到元旦放假才去治疗。

  “我必须每个月去一次广州做治疗,先后去过十来次,但是我没有缺学生一节课。每次都是星期五下午放学后骑三个小时的摩托车到广西全州坐晚上11点的火车到广州治疗两天,星期天晚上又坐火车返回,星期一凌晨五点到达全州,立马骑摩托车赶到学校上课。”

  由于治病花钱,没有工作的妻子只好到县城打工并照顾小孩,夫妻俩就此聚少离多。

  “面对家庭和事业,我在事业与家庭的两难抉择中,我毅然把教育事业放在首位。近20年来,为了事业和学生,我失去了很多享受天伦之乐的机会,却从未因家人或家事亏待地学生,对学生我问心无愧,对家人只能深表歉意。”

  面对妻儿不在身边和学生散去后的寂寞,胡利波偶尔通过微信跟亲友聊谈,更多的则是通过学习来充实自己,提升自己。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句源自《周易》的古语,就是胡利波崇拜的格言。

  “生命不止,奋斗不息,生命就在于自强,而自强的意义就在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中,我一方面不断总结经验,完善和充实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另一方面诚心地拜人为师、拜书为师、取其精华、谦虚求知,爱书如命。”

  因为辛勤付出,收获自然而至。2011年,胡利波被评为“县十佳师德标兵”;2013年7月,被教育局推荐参加了“省级园丁之家”活动;同年9月被评为“永州最可爱的乡村教师”;12月获得了“第七届运达乡村老师奖”。

    不忘初心乐于坚持

  “教师是一份神圣的职业,也是我最初的选择。这些年来,我一直记得父亲临终时的遗言,呕心沥血,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扎根山区,教学效果显著,得到了各级领导的关心与厚爱。他们多次来校检查工作,为我排忧解难。县教育局陈林静局长,一上任就来我校视察。也就因为陈局长的到来,我校的危房校舍得以改建。2014年教师节的前一天,县委宣传部的尹健副部长一行人来校看望了我;教育局张健民书记和教科中心何新优主任先后三次来我校视察。他们不怕山高路远,有的甚至是徒步爬了大半天的山路来奔塘看望我,这让我十分感动。”

  因为有爱,世界才变得精彩;因为领导关心,学校才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今,奔塘小学已经告别了破瓦房,学生搬进新的教学楼,用上了崭新的课桌椅。还有一套先进的教学设备——55寸触摸屏多媒体教学机……

  “这些年来,我是取得了一点点成绩和荣誉,但那只能代表过去。眼下,我身体虽然不好,而且刚从长沙湘雅治病回来。开学在即,学校有很多工作要做,有的可能很辛苦,我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了还是一个未知数。但作为一名山村的一线教师,我生长在山村,工作在大山,坚守在大山,愿将今生的热血洒向三尺讲台,用自己的热心、信心和爱心为家长的教育尽一份责,为使家乡早日繁荣富强尽最大的责任。”

更多
永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永州新闻网"的所有稿件,版权均属永州新闻网所有,其它稿件必须注明本网"来源";
2、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变更篡改、复制转载、建立镜像等,否则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永州新闻网联系;
4、本网转载新闻获取更多信息为目的,并不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5、欢迎网友举报虚假新闻:0746-8358676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一、发表评论前,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禁止发布广告、违法信息及政治敏感等言论;
    二、发表评论后,请等待系统自动审核通过后才能看到;
    三、您所发表的评论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引起纠纷后果的一切由发布评论者承担责任。
  • 验证码: